马修真可爱,想all他

随缘产粮,自己开心就好。圈名莓子,qq3491612814不常在线。混语c但是是个戏渣。本命cp双花,底线是黑塔利亚和《全职高手》还有《哑舍》。张佳乐厨,马修厨,医生厨。
短小本体。
昵称多变请注意

问问题瞎/B/B

今天我登上lof看见一些关于卿织的事,没有了解过现在有点懵,有谁能给我私信说一下吗,就lof上的私信,谢谢了,是真的想知道。

【赤锁/锁赤】坏掉的古董不要扔,修一修放起来,隔壁的馆长都馋哭了(6-10)

*嗯,我竟然更新了,给自己啪叽啪叽啪叽鼓掌!

*排版依旧被吃了ORZ

*我吹爆古装医生生!我爱他!

*【1-5】戳这里哟

【6】

       店里除了甘罗就没其他人了,猛地来这一嗓子把甘罗吓了一跳。雕花大门的隔音极好,排除是外面小孩子捣乱,那只能有一种可能了。

       这把水果刀成精了。

       从小听父亲讲关于古董成精故事的甘罗出于本能想问时间,万一是建国后成的精,可能是要上交的。

       于是就有了上面那一句经典的问话。

【7】

       大概沉寂了5秒钟左右吧,那个声音才响了起来。

      “你放心,绝对不是建国后成的精。而且我也知道你们的那些法规法则,没犯过事,不杀人不放火。”

       那是个挺好听的声音,清脆响亮带着些让人放心的沉稳,听起来就像20多岁的青年,第一句甘罗没仔细听,听了这第二句才反应过来。听见对方没什么恶意倒是把刀子放回了盒子里,放松了身子坐在了那把黄梨木躺椅上,调侃了句:“我一直以为古董化形都是那种老人般沧桑的声音,没想到是这种小年轻的声音啊。”

       “那你现在就可以明白我们的声音也是有萝莉正太御姐青年老人之分的,别把我们都当老人看啊!”那个声音听起来有点气鼓鼓的,不自觉地提了几度。

       还挺时尚的,都知道些现在的词汇了,甘罗抿了口茶想着。

【8】

      “那你现在能解释下为什么那个人把你丢在我们店里就走吗?”甘罗倒是不怕古董化形之类的怪事,就是害怕万一这把刀会招来什么东西砸了店,几代人积攒下的东西就得毁大半,到时候绝对会被自己父亲抓去祭祖宗。

       “也不是什么啦……就是太久没化形觉得憋得慌,趁他没在家的时候出来透了口气,结果那人把我当鬼来着,正巧我还在我本体旁边,就以为是我本体招鬼了。因为这事才把我给扔了吧。现在的人真是没大没小的,鬼什么的根本就不会存在的!一点也不相信科学。”

       “你存在就压根不科学了。”甘罗忍不住插了句。

       “我又不是鬼!别把我和鬼相提并论好吗!”

【9】

       让我们理一下思路,现在有个陌生人以为自家东西招鬼于是把这件东西丢在了哑舍,而这件“东西”还有了自己的精魄。

       甘罗表示自己终于撞上了精怪故事所说的事件,有点激动。

       但再怎么激动也是要注意形象的,这时甘罗才想起了一件从古至今但凡遇见精怪总要做的事,他把刀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地上,然后退了几步。

     “你会化形吧,怎么聊了好几句都还没见你化人形?”

     “你怎么盼着我化形啊,就不害怕我长得像牛头马面一样,呲——”那个声音故作惊讶地说,还学那些传说里的妖怪呲了下。

     “不怕啊,你化吧。我背过身。”甘罗站起来转过了身,然后听到那个声音小声嘟囔了句不作声,不一会他感觉背后有阵凉风,不禁颤了下。

     “行了,可以转过身了。”那个声音像是有了实体般从他的后方传来。

       于是甘罗转过了身,他看见一个男人正站在刚才刀子放的地方,深棕色的中长发末梢微曲,着一身浅灰色的深衣,上面绣着的花纹在光的照射下反而渗着些寒意,茶色的眼睛像是有些不适应光线般正微眯着。

【10】

       “满意了吗?我化形了。”那个人笑了起来,显得一股儒雅的气质。

       “初次见面,你可以称呼我为医生。以后还请多关照。”

       “我叫甘罗。可以问下为什么要称呼你为医生吗?”

       “我不知道,但我的心里告诉我我就叫医生。”    

       “那好吧,以后还请多关照,医生。”

——————TBC——————

关于医生的气质问题,在织成裙那一章里有提到过,是很温润尔雅的!日常吹爆医生生!

【赤锁/锁赤】坏了的古董不要扔,修一修放起来,隔壁的馆长都馋哭了

*欸我怎么这么不想填坑啊。

*是时候交下自己第一对吃的CP的党费了。

*大概可能也许会周更的…….吧。

*老板设定普通古董店店长,医生设定古董精魄。

*瞎写的脑洞会有一定ooc请轻喷。

*大概是个恋爱小甜文吧。

——————想去看番的分割线——————

【1】

甘罗,一家普普通通的古董店店主,除了名字和古代那个天才甘罗重名,剩下的没什么特别的。

哦对,人长得倒是挺俊的,一双上挑的丹凤眼在上学时候勾了不少女孩子的注意,情商又高讨得了女孩子们的喜欢,成绩还好,品行兼优。得,别人家的孩子,不用鉴定了。

但就是这么个“别人家的孩子”,长大后被迫继承了他父亲的古董店,没去外面创业发展。

喜闻乐见哈。

【2】

      当甘罗站在那家名叫“哑舍”的古董店门前时,他的心情难以形容。

      从小到大他看见父亲总是坐在看起来就很老的椅子上用看起来就很老的杯子泡着茶在那个看起来就很老的天井里晒太阳,偶尔有个顾客来买上一件的,日子十分悠闲。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也要像他父亲一样悠闲地坐着喝茶就行了,甘罗小心翼翼地往店里的那张紫檀木椅子上坐了下去。把手被磨得光滑,手感很好。

      站起来看了看店里,父亲走之前把里面的物事整理的很好,暂时还不用瞎操心。

      那就先回去?天边的火烧云都快没了,“灯下不观色”他还是知道的。

【3】

      生物钟让甘罗在早晨6点准时起床,洗漱完了换好衣服就沿着小路走到了店里,推开那扇雕花大门轻手轻脚地放好东西对着店里的众多古董道了声早安。

      这声早安他曾经听父亲说了无数遍,几乎每天早上父亲来的时候总会说声。问缘由父亲也只是说,“这是祖上的规矩了,器物也是有精魄的,不给它们打招呼也会郁闷的。”

      他相信这句话,毕竟“哑舍”是家里传了好久的古董店,里面的古董或多或少也会有些灵性,就像那扇雕花大门,除了自家人谁也打不开。

【4】

      店里来了个年轻人,揣着个包裹。

      甘罗皱着眉看他把包裹放在柜台上,上面细小的尘土落了些在柜台。

      “你们这儿收古董吗?”那个年轻人抬起头看向甘罗,眼袋上的黑眼圈清晰可见,眼里布满血丝一看就是熬夜熬了太久。

      “收,但是得看你这是真的还是赝品。”甘罗把包裹拆开,一个看上去很古色古香的木盒子,上面雕了花纹镂了空,手艺挺好,木料闻起来还有股淡淡的香气。

       这木盒不错,可以放点东西。甘罗想着一个败家的想法。

打开木盒,一把小刀,刀身流畅弯出一个优美的弧度。但是……

       “恕我说句难听的,您这小刀看上去就像隔壁一元店卖的水果刀。”甘罗把小刀放了回去抬头看向那个年轻人,然后发现那人早就跑了,东西都不拿。

【5】

       甘罗看着那把小刀不知道该怎么动作,既然对方扔下就跑那这件东西肯定有古怪,改天请个人看看吧。

       那在那之前怎么弄,先当成水果刀用着?甘罗拿起水果刀啊不对是那把小刀在手指上轻轻划了下,划烂了,还留了点血在上面。

       处理了下伤口甘罗又看向那把小刀,上面的血已经擦了但还是留了个淡淡的红印,那看来是不会有人买了,果然还是当水果刀使吧。

       于是甘罗拿了个苹果,举起小刀就要砍了那个苹果!

       “我去你别拿我当水果刀用啊!”

       甘罗愣了下,然后带着些疑问的语气问了句,

       “你是建国前成的精吧?现在不让成精了。”

————TBC————

一句话想补充:不开车怎么分出攻受!

【娘塔米英米】脑洞:如果罗莎也是炸厨房的料

*越写越偏沙雕向

*几百字小甜饼,张嘴吃糖。

*娘塔注意,罗莎与艾米丽

*非国设注意,同居 朋友关系注意。

*本篇同人设定英娘全名“罗莎·柯克兰”,美娘全名“艾米丽·F·琼斯”,本家并没有给全名,啧。

*会有ooc…….

*关于tag我只能说“艾米丽”这个tag是黑塔先用的,虽然黑塔是养老院但是我们不是夕阳红。我记得d5里的医生叫“艾米丽·黛儿”哈?我挺长时间不玩游戏了记错别喷。有事私信拒绝在评论区里掐。语气过激抱歉。

————————————

“Heroine我回来啦!”金色短卷发的女孩推开了自己和朋友合租的公寓门,却没有看到朋友的身影,在玄关换过鞋子后还是没有看到朋友出来迎接自己,这让艾米丽有点疑惑。

“罗莎?你在家吗?”艾米丽关上公寓门悄悄走近朋友的卧室,猛地推开卧室门但并没有看见她的好友罗莎。她知道罗莎今天休假,按以往来说现在罗莎应该在整理房间,难不成出去了?可罗莎昨天并没有说她有什么活动参加啊?她们是最好的朋友,很少有事会对对方隐瞒的。

艾米丽干脆拿起了立在角落里的扫把,大声喊:“罗莎·柯克兰!Heroine要折断你的魔法扫帚啦!如果你再不出来的话!”她边喊着边做出了要把扫把折断的样子。

静了几秒,从厨房那里传来了开门声,罗莎正探出个头来,双马尾松松散散耷拉着,脸上还沾着些面粉,这一切都显得那么滑稽,艾米丽刚想笑出来却被罗莎周围快要实体化的黑线给硬生生吓了回去。

“请把我的扫帚放回原位,谢谢。我不想因为扫帚而把我们的关系搞得像隔壁那屋的一样,你知道的,他们整天都在闹矛盾。”罗莎绑了绑自己的头发,散着的发丝遮住了她的视线。

“额……好,那么请问,你在干嘛?”艾米丽一点也不相信罗莎这是在做饭,罗莎的厨艺这一层楼都知道有多么的…...烂,和隔壁那位粗眉毛的绅士一样烂。她不想再看见自家厨房再被烧一次。

“如你所见,我在做饭,已经快要做好了。今天我休假,可以下次厨,只是因为我休假,不是因为其他的。”罗莎绑好了她的双马尾,重新关上厨房门。透过厨房的毛玻璃门可以模糊地看见烤箱在使用。

“天啊……请饶了那个厨房吧……”艾米丽看着厨房门被关上心里顿时生出了一股无力感,随意地把手里的东西一丢便瘫在了沙发上,一向元气的Heroine此时失去了希望。

“叮——”烤箱的声音响起,料理做好了,罗莎端着一盘黑乎乎的不明物体出了厨房,做好了饭这件事让她嘴角微扬起来,把那盘不明物体放在餐桌上后,罗莎还在上面挤了些花生酱。

“艾米丽!我做好了哦!快来趁热尝尝吧!”罗莎整了整她的衣服转身对艾米丽说道,却看到她的扫帚,被随意地丢在地上,几根毛还掉了。

罗莎的笑容瞬间消失了,但还是用同样的语气继续说,

“一定要全吃完呢,艾米丽·F·琼斯。”

“还是夹在汉堡里送给隔壁阿尔吧。”艾米丽想。

———————END————————

完啦!我觉得超温馨的小甜饼!对!超温馨!

不知道娘塔可不可以打米英米tag,如有不妥请给我说一下。

大半夜迷迷糊糊的有错字请自行糊掉!多谢!

大概是深夜脑洞吧,码一下

突然想知道罗莎会不会也是一个炸厨房的,如果是的话就......

艾米丽干完某些事回家,然后她看到厨房有烟。

“罗莎!你怎么又进了厨房!”

“先别说了,快把这盘司康饼吃了。”

想想就很温馨,同居前提。

写个小甜饼还是可以的!

干了这盘司康!我们来世还是好姐妹!

【双花】幻术师与那个想看花的人【上】

*凑个生贺吧

*别追究为什么魔法的国度会有“法诀”这一说ORZ

*所以这个是什么鬼设定啊喂!

*全架空

*我什么时候才能突破一篇文上3000+啊……

*幼儿园文笔凑合着看吧......

【1】

张佳乐想看花很久了,自从他看到古籍上描绘的一种种花,就开始想了。

他翻来覆去地把那本书看了十几遍,熟练到把书上写的每种花都记住了,可他没有见过真正的花。

说来讽刺,他身在的国家名字叫“百花”,可国境内一朵花都没有,有草,但是“寸花不生”。国内的长者说,那是因为隔壁微草国的诅咒,结果百花国内再也没长出过花。

不知道是不是诅咒,反正没花这是个事实。

百花国每年都会有一次祭典,每次祭典的最后,那个负责祭典的幻术师会随意地抽一个人,然后为这个人用幻术变出一样东西,当然,是虚构的,存在不了多久。

今年的祭典快到了啊,张佳乐躺在床上想。他的床被他搬到了窗边,偏头就能看到窗外的风景。张佳乐侧过了身,看到了他栽在窗边的果树,都结果了,但他没看到过一朵花。

“要是能看到花就好了。”

  

【2】

祭典很快就来了,张佳乐叼着一根板波糖走在路上,看着路上的行人匆匆地向中心广场赶,都是为了那个最后的幻术。没那个幻术实现愿望,根本就没人来吧,张佳乐这

样想着,加快了脚步,没办法,他也是为了那个最后的幻术来的,要是去晚了,挤不到前排,那不就等于被筛选出去了吗。挤前排,说不定机会大一点。

中心广场很漂亮,圆形的广场边栽着一排排的树木,青石板嵌在青草地上,中间是圆形的的高台,幻术师就在那上面主持祭典。人们挤在高台旁,围了四五圈,大声地或小声地讨论着这届祭典。张佳乐一看这么多人,干脆也不上前去挤了,就坐在了广场边的长椅上,看着一大堆人在高台旁挤来挤去,嗤笑一声,仰起头眯着眼望了一会儿天上的白云。

“真像一朵朵的花。”

太阳很暖,打在人身上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他干脆闭上了眼,打算在祭典开始前小睡一会。

 

【3】

孙哲平披了个斗篷,站在广场边缘的一棵大树下,看着人们围着高台挤挤攘攘,宽大的斗篷投下的阴影盖住了他的大半个脸,遮住了他额头上一道淡青色的痕迹——只有现任的幻术师才会有的一道痕迹。

他抬手按了按那道痕迹,那抹淡青色隐在皮肤里又很快浮出来,颜色甚至又加深了几分。旁边来了个小孩子,毕恭毕敬地跪了下来,向孙哲平轻声通知祭奠即将开始,让孙哲平赶快到高台上来。

孙哲平还是看着那些人,一言不发。

小孩子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微微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瞟了一眼孙哲平,发现孙哲平正在看着那些人,脸色有些暗。

“幻术师大人?”         

“我的名字是什么?”

“欸?”

“……没什么。”

小孩子有些疑惑地看了孙哲平一眼,孙哲平拉下斗篷宽大的帽子,视线变得宽阔起来,于是他看见了那个靠在长椅睡得正香的人,正到半空的太阳直射下来,阳光撒在那个人半仰的脸上。

  不晒吗?孙哲平看他睡得还是很熟,仿佛那一堆人的喧闹被屏蔽了,悄悄地施了个法,让他头顶上的几片叶子变得更大些,正好挡住了阳光。刚想转身回去,又想起了什么,念了句咒语后带着小孩儿隐进了树林。

 

【4】

张佳乐感觉那道视线消失后,才慢慢睁开了眼,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只是在长椅上打了个盹,就被人盯着了,更别说那人走后自己额头一凉。他抬手按了按额头,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凸起或是其他的什么才松了口气。他有一瞬间认为自己是被人发现了,以前在战场上的经历让他的五感比常人灵敏得多。

他听见围着高台的那一堆人的声音愈发高了,就知道祭典要开始了,于是站起来伸个懒腰打算试图去高台边儿挤一下,万一自己幸运值大爆发挤到内圈呢?

但事实证明,他的幸运等级还是停留在LV.1。他并没有成功的挤到内圈,于是张佳乐干脆就后退几步离人群远了一点,抱胸靠着一棵树乘阴。眼前没了人群的遮挡,反而可以让张佳乐清楚地看到高台上那个披着斗篷的人的一举一动。

前面几个环节很快就过去了,直至最后一个大幻术师选出那个所谓的“幸运儿”来实现愿望时,人们发了疯似的躁动起来,拥挤着推搡着。

 

孙哲平站在高台上,脸上一副快忍耐不住的表情被遮在了斗篷下面,等待着长老念经似的把格式读完,目光向下四处乱瞟着,找到了他之前施追踪咒的那个人,正靠着树叼着根狗尾巴草看向自己亦或者是自己的周围。

那就他了吧。大幻术师在斗篷下轻轻笑了一下。

 

———————TBC———————

更新随缘……

 

【双花】一支曲子——夏恋

*大概是一个系列

*想把自己听的歌写一下【???】

*学前班文笔轻喷,人物会有OOC…….

*配合otokaze的夏恋看吧

*放心吧都是些超级小短篇,你看完了估计歌还有好久

*虽说是听着歌写吧但越来越偏       

*都是些乱七八糟的脑洞更新不定期

 

 

        今天天气很好,夜空里没有厚重的云层遮挡,能看得见漫天繁星。

        张佳乐在自家阳台上放了把竹椅,能躺的那种。竹椅不容易被晒热,到了晚上躺在上面能感到一片清凉,现在张佳乐就躺在竹椅上看着天空吹着凉风。

        孙哲平吃过饭后去楼下散步消食了,张佳乐不热衷于这种养生行为,比起吃过饭就运动,他更喜欢瘫上一会儿,这的确很舒服。

        张佳乐抱着个抱枕躺在竹椅上,看着夜空上的星星,很璀璨,他不由得摸上了自己右手上的戒指——世邀赛上的冠军戒指,他的第一个冠军,是世界冠军。他把右手举了起来,冠军戒指上荣耀的刻印熠熠生辉,就像是夜空中的一颗繁星。

        突然传来了声响,一发烟花拖着短短的光尾窜上了夜空,“嘭”的一声,在夜空里开出了朵花,是一朵紫红掺着些黄色的烟花,突然的亮光让张佳乐微眯起了眼,但右手却没有放下。

       前一发烟花还未凋谢,又一发烟花在空中绽放,这回是大红色和橙色的,花朵挺大,几乎占据了张佳乐能看到的那片天空。

       烟花啊…….张佳乐想着,以前和孙哲平一起看过好多次,最近的一次是什么时候来着?好像是打完世邀赛回来吧……然后我拿出了冠军戒指给孙哲平套上了欸不是,好像是他抢过去给我戴上了?之后当时大半夜的去买了烟花放了出来,庆祝我终于拿到了冠军。

       真是……张佳乐把脸埋在了抱枕里,当时也没想扰民之类的问题,就直接放起了烟花,虽说烟花很漂亮吧,但最后还被罚款了。当时孙哲平拉着张佳乐的手站在警察前面,然后调笑张佳乐说:“乐乐啊,你看这回给你庆祝个冠军,还得拉上警察一起庆祝。”张佳乐把头埋在孙哲平的肩窝不作声,从背后锤了孙哲平一下。

    “还不是因为你说过你喜欢烟花吗,怎么还怪上我来了。”孙哲平抓了把张佳乐的小辫子。

      再之前呢……应该是孙哲平复出义斩,然后张佳乐拉着孙哲平跑到了一个人少的地方,放起了那种……仙女棒。

      当时孙哲平一脸无奈地给张佳乐拿着一大把的仙女棒,靠在墙边看着张佳乐玩的不亦乐乎。

    “乐乐啊……你都多大了还玩这种小孩子的玩意。”

    “怎么了?放那种大的烟花多扰民,而且这儿让放那种烟花吗?”

    “那你这种就让放了?”

    “总比放那种的好啊”张佳乐理直气壮地回道。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他正注视着仙女棒前端迸出的青色或橙色的花火,火星末是银白色的,转瞬即逝,但下一秒又有银白色的末补上来,直至十几秒后一根放完,周围陷入一片漆黑。

    “以后做什么事要第一时间通知我。”黑暗中孙哲平听到张佳乐这样说。

孙哲平楞了一下,然后无声地笑了出来。他拿出打火机从侧边凑近,又给张佳乐点了一支,花火再次绚烂地迸出。

    “行。”

 

 

    “咻————嘭!”

      附近放的烟花换了种样式,成了那种拖着长长的尾巴,带着哨响的。一束银光划破夜空,最后在空中绽出一片的银白,像是小朵小朵的白花聚成的几大簇。

    “哗啦”

      几大簇的白花又以几何状的分裂出更细碎的花火,映的天空亮如白昼。

      张佳乐以前也看过这种烟花,是在百花的时候。第三赛季结束后他没回家过年,而是选择和孙哲平留在战队里继续钻研“繁花血景”,除夕夜按照传统是要放烟花的。两个人依着老祖宗立下的规矩买了几箱烟花,在俱乐部楼下的空地放了起来。

      张佳乐清清楚楚的记得,当时放的几箱烟花里,头一箱就是这个花式的,在天空中炸成了一片银白色的花海,他还给孙哲平比划了好几下。

    “欸,大孙你看,这像不像我的百花缭乱扔了好几个闪光弹?!”张佳乐做出一个抛投的动作,扭头看着孙哲平。

      孙哲平则看了看漫空中绚烂的银白花海,点点头,“的确挺像的。”

      张佳乐看着满天的花火说:“我喜欢烟花。”

      孙哲平扭头看了看张佳乐,烟花在张佳乐脸上投出一片光影,张佳乐也扭过了头,看着孙哲平,咧开嘴笑了起来。

    “因为一大团烟花在空中绽放时,很像我们的繁花血景。”

      孙哲平在张佳乐的眼中看到了花火的光芒,绚烂而美丽。

 

 

      张佳乐鬼使神差地掏出手机给孙哲平打了个电话。

    “你看到放烟花了吗?”张佳乐问孙哲平。

    “我看到了,很漂亮。”孙哲平回张佳乐。

      张佳乐举起了自己的左手,食指上的戒指在花火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嗯,很漂亮!”

————————————————————————————

自己的一些碎碎念:其实,前期我是听着夏恋码的,但是我后来是听着中枪码的......

强推这些纯音乐啊超级好听!

【双花】花街

我总觉得我的lofter空着不太好,于是把花街也在lofter上发一发。【ni】一篇特别短小的听歌时的脑洞产出,清水一发完,幼儿园文笔注意。

 

 那条长长的街道,望不到头。街上有不少店铺,杂七杂八的卖着各种玩意,你想买什么市面上找不到的旧东西,这条街上的店里也许会有。

    没有人知道这条街是什么时候建的,就算是隔壁的居民区里最老的老人,也只是闭上眼睛想了半天,最后轻轻地张开双眼,“老早以前就有了吧,我也记不清啦,小时候就经常在那条街玩,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那条街还在啊。”然后又闭上双眼,好像在怀念着什么似的,嘴角挂着一抹微笑。

    没有人知道这条街的真正名字,但这条街每一家店铺前都或多或少地种着一簇簇的花,一年四季总会有花盛开着。风吹过这条街道,站在街口的人可以清晰地闻到一股混杂着各种花的香,甜美但清新,没有过分的腻,令人神清气爽。从楼顶垂下来的或是贴着墙壁的藤蔓弯弯曲曲地占着侧面的墙壁,上面开着一簇簇不起眼的小白花,这是每家店铺基本的装饰。也许正是因为这些花花草草,人们习惯地称这条街为“花街”。

花街上有家花店,名字很符合这家店和这条街的氛围——“百花”,听着名字挺少女的,但店主却是个大老爷们,帅倒是帅,就是人长得稍微显得有点凶。有的时候店主不在,就会有个扎马尾的小青年看店,应该是副店主了。副店主头发染成有点深的酒红色,待人挺和气,但有时脾气会有点倔,对于自己看上的花一律不卖给别人,比如店里摆的那一大盆木槿,还有窗台上的那几盆小花,以及架子上的水瓶里载的一束水仙…….那店主倒也不说管管那个小青年,仿佛不在意自己店的盈亏和声望,没制止过小青年把要卖的花给端回来。

你们就可劲儿秀吧。我每次看见店主维护着副店主的不道德行为心里总会吐槽上一句。

花街里的花,开了败,败了又开,虽然一年四季不曾间断。

每次路过花街都会习惯性的往里面瞅一眼那家花店,收获来自花店店主和副店主的一波攻击,痛并快乐着。

有时他们在门口摆着烧烤架子,边撸串边聊着一些杂七杂八的新闻什么的,隔老远都能听到副店主在那笑,哈哈哈哈哈笑得很大声,然后就看见店主敲了副店主一记暴栗,接着副店主就一只手捂着头一只手去锤店主,结果手伸出去就被店主往手里塞了一串鱼豆腐。

啧,世风日下。

有时副店主躺在竹躺椅上晒着太阳看着书,结果没多大会就睡着了,店主看见了,就放下了手里的水壶,轻轻地走出来,把书给拿回了屋,过了一会儿又出来了,手里拿着一条薄毯子,给副店主披身上,还顺手把副店主的小马尾给解了。副店主估计是感觉到了身上披了一条毯子,就特别满足地把头也埋在毯子里,跟只猫似的。

啧,我的眼睛。

有时他们就会一起侍弄那些花花草草,把一盆盆花搬到小院子里摆上几排,然后拿起大剪子喷水壶一顿收拾。他们的小院子里种有一颗樱花树,到了春天就会开出一簇簇粉嫩嫩的樱花。樱花的花期挺短,过上一个多星期,院子里就被樱花花瓣铺上一层。副店主喜欢捡些樱花瓣夹在书里做标本,他去捡的时候,店主就在门口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就突然走近,吓了副店主一大跳。正当副店主准备大声嚷嚷的时候,店主抬手从副店主的头上拈起一朵樱花,皱眉看了看,伸手直接从树上折了一根短的细花枝,插在了副店主的右耳边,然后副店主就一把推开店主跑了出去,耳朵尖红红的。

啧,注意下画风啊两位。

后来我离开了一段时间,再回来时习惯地路过花街往里面瞅上几眼,却只看到了那家花店门上贴的那张白纸,上面大黑字写得清清楚楚。

“暂停营业”

没看到那个有点凶的店主和那个倔强的副店主,瞬间觉得心里有些空荡荡的,花街里的花还在盛开着,一如第一次来到这条街的样子,有风轻轻刮过,带来了花街独有的气息——混杂着各种花的香,甜美而清新。

过了一两个月,那个扎小辫的副店主一个人回来了,他一个人打扫了整个店面带院子,春天早已过去,院里铺了厚厚一层的枯花瓣。打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原来那个店主,只剩下副店主一个人撑着这家花店,记账,照料花,做一大堆琐事……他整天把自己当成个陀螺一样转来转去,没停歇过。很久都没有看见过他躺在竹椅上睡过午觉,也许是没人给他盖上那条薄毛毯了吧。

花街的花一次次的盛开又凋谢,但还是那样,只能看见有花在枯萎,但不会看到花街没有花。

副店主他变得沉稳了起来,不再把自己喜欢的花留在身边,那盆木槿,被一户搬新家的人家买了回去;窗台上的几盆小花,被副店主送给了隔壁居民区的几个爱花的小孩子;那瓶水仙,在店里没人的时候干死了。

他也变得安静了起来,没有再像以前那样哈哈哈哈哈得笑的可大声,最多也只是咧开嘴“呵呵”地笑上几声,更多的时候还是抿着嘴,商业化地微扬起嘴角。

又是一年春天,樱花树上粉嫩的樱花挤满枝头,偶尔被风刮下几朵樱花落在地上。

一个面熟的男人推开了花店的门,却迟迟没进去,就站在那里。

副店主明显是刚睡醒,揉着眼睛迎了出来,正打算开口说今天不营业之类的话,却也一下子愣在了门口。

一朵樱花被风吹到了副店主的发上,那个男人熟练地抬起手拈起了那朵花,轻声说着些什么。

我看到副店主突然笑了起来,然后给了那个男人一拳,那个男人倒也不躲,借力把副店主扯到了怀里。

我向他们走近,经过他们身旁时,我听到副店主说了一声:“欢迎回来。”

花街的花依然盛开着,新绽放的花盖过了枯萎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