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修真可爱,想all他

随缘产粮,自己开心就好。圈名莓子,qq3491612814不常在线。混语c但是是个戏渣。本命cp双花,赤锁,底线是黑塔利亚和《全职高手》还有《哑舍》。张佳乐厨,马修厨,医生厨。
短小本体。
昵称多变请注意
在各个冷圈不断蹦哒。

【还是提问(也许是个预告?)】

*占tag致歉

嗯.....那个......我记得老板是11月11日生日的吧【他有两个嗯。】

然后生日.....啊。

我本命CP绝对要写生贺的......吧。

好吧就是问下你们有人开车吗没人我就开了。

顺便问下组织有没有群之类的,想勾搭各位产粮的太太。

小透明遁了。

等我发出文我就删了这个。

——————

【老板生日必须要让他艹医生!没人开我就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提问】如果赤锁赤在一起了,那么医生生日老板会请医生吃满汉全席吗

如题,对于医生生日贺文里的“只能挑一个”一直在意,但是不得不说医生生日贺文是真的甜,哑六没出的日子都是一遍遍刷前五本和贺文过的【......而且三末就开始虐了啧】。顺便放一张自己涂的表情包,总不能占了tag空着是不是。【是手绘的然后转到电脑上用sai修了下有些色差ORZ抱图随意(估计没人抱图吧hhh........)】之前是在小号上发的,然后被限流了,干脆删了用大号重发了一遍。

自己萌的冷CP哭着也要自力更生【多剧组多CP注意】

因为我吃的大多是冷CP

这就意味着我每天想吃的粮很少......很少.....非常少......

那就自己产给自己糖吃吧

我就是想看他们谈恋爱结婚做爱做的事

——赤锁——

甘罗一人在这世上守了扶苏的转世两千多年,本以为自己成为了没有温度没有感情的行尸走肉,却在医生这一世这儿出了意外,冷了许久的心被那发热的玉璇玑暖了起来。

这意外是甘罗从未遇到过的,扶苏的转世主动推开了哑舍的店门。他就那样看着青年推开了雕花大门,一向挂在脸上的浅笑凝固起来,连一声“欢迎光临”都忘了说,滚烫的茶水因瓷杯的倾斜浇在手上,可他没有感觉。

只有胸口发着热的玉璇玑提醒着甘罗,那是扶苏的转世,这一世是主动寻着他的。

“哑舍......好奇怪的店名。”那个青年说道,声音不大却被甘罗清晰地听见,青年背着光,偏红的夕阳给他的褐发镀上层光,与扶苏相似的面容,却戴着赭红色的眼镜。

他终究不是扶苏。

“因为古董都不会说话,它们都只是静默在此,等着自己的有缘人,所以本店取名'哑舍’”

这是他们相遇的第一次对话。他们后来还聊了很多句,聊了一辈子。

在甘罗心中,医生只是医生,不是其他人。

——

【我,想看,哑舍六,我想看恢复记忆的医生生质问老板】

——永灰——

永乐睁开眼睛,屋内昏黑阴暗,拉得严严实实的深色窗帘把阳光遮挡在外,一丝也没有漏进来。

他支起身子打算坐起来,却因身边的人紧紧地抱住未能作罢,腰部的酸软、皱巴巴的床单,身上多处泛紫泛红的痕迹以及空气中甜腥的气味证明了昨夜的放纵。

又一次尝试,永乐却感受到围在腰上的胳膊猛的加劲,身后人乱糟糟的头发在脊背有意无意地蹭了几下,他转过头看着灰羽,眼睛闭着呼吸均匀。

“小少爷,别闹了,该起来了。”

“欸~医生你发现了吗~明明我演的挺好的呀~”灰羽睁开了眼睛,把头凑近了永乐的肩窝,往常一样的语气。

“起来了,今天还有事。”永乐稍一偏头,看到了灰羽发亮的眼神。

“不嘛~我今天要赖床,才不要去。”

“一杯巧克力奶。”

“成交。”

———

【好尴尬啊为什么永乐的称号是‘医生’哈哈哈我也许可以来一个跨剧组的拉郎配。】

——未完我以后还会继续在这条编辑我陆续吃的冷cp的,我为什么不长点心去吃热cp呢好像除了双花我就没吃过什么热cp真是够了!

【赤锁/锁赤】坏掉的古董不要扔......(我懒得打标题了妈呀怎么那么长)11—15

*月考完了来浪了

*电脑网卡被拔手机排版凑合看(说的跟以前排版一样)

*我就是想看他们谈恋爱可我还没更到谈恋爱我自己都着急(哭了)

*好了进入正文,短小注意

*1-5 6-10

——————数学挂科哭了——————

【11】

甘罗就看着眼前的棕发男子打量起他们家的古董店,嘴里还一直嘟囔着。

医生过了一会儿终于停住,又向甘罗看去:“诶,这家店是你开的?”

甘罗倒是不假思索地回答是,停了一下又补充了句,“这是我们甘家的古董店,这一代是我接任的。”

“你会看古董吗你,一个小白脸能分辨出古董的年代吗?”医生显然不太相信。

甘罗带着些无奈开口:“我出生在古董世家,你觉得我会吗?还有,在现代小白脸是骂人的话,以后少说。”

“哦。”

我哪知道你们现在的规矩,在甘罗看不见的地方医生鼓起了他的腮帮子。

——————————

【12】

“话说......你不会把我卖了吧,毕竟我也算是古董之类的。”医生终于意识到些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甘罗抬眼瞟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进盒子里的小刀,刀锋上崭新得反光。

“不会。”没有一丝犹豫地回答。

“也是,毕竟我可是化形了的,你把我卖了我晚上化形回来砸你家窗户。”医生的注意点和甘罗不太一样。

有谁会信你是古董啊……甘罗又看了一眼小刀,然后把它收起来放进了内间。

——————————

【13】

出来时甘罗看到医生正拖着他那套繁复的衣服在有些狭窄的古董店内艰难地转身,然后才发现他没有医生能穿的衣服,是指现代的衬衫牛仔裤之类的。

“那个,你能把自己的形象换一下吗,比如说短发T恤牛仔裤帆布鞋之类的,你这样走在大街会引起骚动的吧,没人会这样穿出门。”

“我要是能换我早就换了啊!我睡了太久忘了怎么换外观了!”医生继续提着他的衣摆试图移动。

这就是说他还得给医生买衣服是吗,花他自己的钱给这个古董精魄买衣服。

“你钻回你的本体里吧。”

——————————

【14】

医生当然没有钻。

甘罗摁住了太阳穴,给一个今早上突然在他面前化形的古董买衣服,这算个什么事。

而且看医生的身形,穿他的旧衣服也够呛。

真是够了,甘罗拿出了卷尺打算量下医生的尺寸。

算了不量了,直接按自己的大一号买吧。

很懂嘛甘老板。

—————————

【15】

留下看店的医生坐在店里的黄花梨躺椅上思索着些什么。

他觉得甘罗总有些面熟,但是他想不起来了。

狗血的遗忘梗。医生敲了敲他的额头。

他拎着衣角进了内间,翻出了他的本体。

一把看着像隔壁二元店卖的不锈钢水果刀的小刀。

他知道甘罗是这么想的,毕竟这真的是把水果刀,一把在他灵力加持下始终崭新的水果刀。

敲一敲刀把,它是中空的。

———————TBC———————

感觉气氛变得微妙起来了呢,但记住,这是篇恋爱小甜文!

我在做操的时候连相关的车都想好了!

可我现在还没写到他们谈恋爱!

撞墙。


hhhh看到了一个梗

如题,玩梗。有一定ooc


————————


汤远推开医生的卧室门。


“大叔你怎么不穿衣服!”


“我没有衣服可穿了。”


“怎么会!我最近都没吃炸鸡块!”汤远打开医生的衣柜,“你看,你的衬衫,毛衣,牛仔裤,风衣,嗨二师兄,运动裤......额等等?”


————————


扶苏敲了敲胡亥的卧室门。


“我进来咯,亥儿你为什么不穿衣服?今天也不是太热啊?”


“我衣服全都洗了。”


“我今天早上还收了几件放在了你的衣柜里啊,你看,你的白色衬衫,墨蓝色外套,啊是子冈啊,还有你的黑色裤子和腰带......胡亥,你给我穿好衣服出来解释一下。”


————————


甘罗进了他师傅的房间。


“师傅你在吗?我想问您几个问题——师傅你为什么不穿好外衣?”


“师傅的外衣都不见了。”


“我昨天还看见您穿着呢,您看柜子里的湖蓝色外衣,墨绿色外衣,大师兄好,素白色外衣......打扰了。”


————————


这个梗超级无敌可爱了hhhhhhh

迟来的耀诞!

呜哇哇哇沉迷于学习竟然忘了耀诞了第二天补来得急吗……

*入黑塔坑的第一个耀诞!(虽然没赶上当天)

*有一定ooc,短小注意!

*我是豫家的所以对京家的生活不大了解ww有错误请多包涵

————————分割线吃了排版哟……

又是一天,王耀在早晨5点准时醒来。

按照王大爷的生物钟,洗漱完毕约摸着就是5点20了,推开有些老旧的四合院大门“吱呀“一声拉长地响。最近是桂花开放的时节,胡同里漫着甜腻的桂花香,金黄的桂花被风吹的落了些许在王大爷家门口的青石板上,黄配绿.....王大爷觉得这配色不大好看。

到了街道口早餐摊掂了一杯豆浆三根油条,王大爷收到了来自早餐摊阿姨的问候,

“小王今天就吃这些啊,吃得饱嘛,不来几个包子啊!”

王大爷当然是委婉地拒绝,今天他得留着点肚子。

在公园里晨跑了几圈,王大爷又和公园里的老人打了几套太极拳,然后迎着刚蒙蒙亮的天回了自家,天边朝霞十分耐看。红配蓝,还不错,王大爷这样想。

进了自家院王大爷又一一地进了王濠镜王嘉龙的屋把两个人揪了起来,然后满意地看着他们并排站在院子里的老槐树下面刷牙洗脸。

哎呀,濠镜嘉龙又大了一岁呢,晓梅也长高了吧,还有那几十个小孩子,一转眼也发展起来咯。可真是快啊……

过了7点半,各个省都陆续到了四合院,手里都提着东西大包小包地迈进了院,毕恭毕敬地向王大爷问了声好,

“耀爷今个生日快乐啊!”“生日快乐!”“又老一岁咯耀爷,这都是孝敬您的,生快!”

王耀只是笑着打个哈哈便让他们把东西搁院角落了,一边说着一边捏王粤的肚子,“小粤可吃胖了啊,等下你得把你拿手的粤菜给好好做全,不然就对不起你身上的肥肉!”王粤吓得一激灵,旁边王豫捂住嘴偷偷笑了起来。

王京是第一个来的,毕竟在他的地盘,王耀就让他做东摆好了家伙。等王耀和众人寒暄了几句院里炉灶锅碗瓢盆刀板勺铲就都摆上了。

“哟,耀爷今天打算做百家宴啊,亲自下厨还是.....?”

“我不动,你们做,这是我的生日啊我自然得歇着。”

王耀特无赖地躺在台阶上的竹椅上,然后看着一众人在院里忙活低低笑了一声。

一年没这么热闹了。

然后他看到有人不小心烧了灶。

“你们做饭就不会小心点吗!算了算了果然还是我来吧你们都去旁边歇着!”

王耀立即奔了过去,挽起袍子的水袖,夺了王滇的锅铲和灶【王滇:为什么是我???】,系上了围裙。

“嘛,小孩子们就去屋里聊天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各省一脸懵逼。

然后一齐就笑着对王耀道,

“怎么能啊耀爷,今儿好歹也算是您的五千多岁的生日啊,您去歇着吧啊,这给我们就行了。”

“生辰快乐啊耀爷。”

王耀正打算把省们往屋里赶,就听见对门李大妈喊了句,

“小王原来今天生日啊,和国庆赶上一天了!生的真是时候啊小王,生日快乐!”

王嘉龙笑得眉毛都揪一块了。

————————

越来越丧心病狂的我......

王粤最胖其实是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王粤人最多啦……

而第五次的时候是王豫最多。

真正该笑的是濠镜,他最瘦了。

我应该是个文手吧。。。。?

自己几分钟摸的一张炸厨房,不勾边不上色意识流,发上来纯属是为了问一句你们的耀诞准备好了吗?


【赤锁赤】一个脑洞挖啊挖啊

前天晚上做了个梦,大概可以延伸为一个梗
刚开始可能是我在找人,在一个雕花回廊里慢慢走,之后到了一个庭院之类的地方,旁边人造的小桥流水潺潺,假山上郁郁葱葱的,于是我就四处瞎转悠,但找遍了连个人影都没,下意识扶了下眼镜发现镜框是赭红色的,得,不是本人【我镜框是外黑里粉的】。接着说,然后我就继续向前走,看到了一个戏台子的地方,上面花旦在那咿咿呀呀地唱着一出不知名的戏,水袖挥得像花一样层层叠叠的但很快又收了起来,湖蓝色戏服裹着红色对襟,白色领子上绣着几簇金黄桂花,大概是用了些技法绣的有种立体感【等我闲了查查资料】,之后他走了几个台步朝我这方向露出了正脸,一双暗红眸子眼角微上挑【然后我意识到我穿越次元壁了】,这形象有些熟悉当时我没反应过来,再后来等那戏子唱完了最后一句剧院突然没人了,我就听见“自己”在那喊了一句“甘罗!”撕心裂肺地那种,之后我明白过来那个戏子是官设民国戏装老板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么一切就解释的通了,赭红色眼镜框和戏台子。我就跑到了戏台子上继续找。找了一会我听到有枪响声,我就醒了,那枪响声是我闹钟声。【我闹钟是打击乐,路德的第一首角色歌】

一直对这个梦念念不忘的,昨天回老家没登lof,干脆就在脑子里延伸了一下相关设定。等闲的时候查查资料把这个坑开了。撞梗请给我说一下。

背景应该是国/共/内/战的时候吧,还没查资料也许会有错误的信息请见谅。

医生:一家西医诊所老板,少时赴洋学医,后来回归祖国做了名救死扶伤的医生,思想先进支持改革开放。后结识老板成为共/产/党内情报组一员。

老板:表面身份北平当家花旦,实则是共/产/党安插在剧组的人员,大戏院有利于打探消息,是情报组的。

扶苏:行动组组长,擅长近战【等等我好像打戏不行】

陆子冈:参谋组一员,具体的还等我查完资料再说。

胡亥:行动组的,擅长手枪步枪之类的。

汤远:报童,实则情报组与宣传组一员,利用报纸宣传与传递信息,人小机灵,有一条师傅的小白蛇给他护身。

师傅:也许大概应该是一个靠谱?的指挥部。

————

应该是一个甜文,中间应该有些虐的,就比如说我开头那个梦。

【赤锁/锁赤】坏掉的古董不要扔,修一修放起来,隔壁的馆长都馋哭了(6-10)

*嗯,我竟然更新了,给自己啪叽啪叽啪叽鼓掌!

*排版依旧被吃了ORZ

*我吹爆古装医生生!我爱他!

*【1-5】戳这里哟

【6】

       店里除了甘罗就没其他人了,猛地来这一嗓子把甘罗吓了一跳。雕花大门的隔音极好,排除是外面小孩子捣乱,那只能有一种可能了。

       这把水果刀成精了。

       从小听父亲讲关于古董成精故事的甘罗出于本能想问时间,万一是建国后成的精,可能是要上交的。

       于是就有了上面那一句经典的问话。

【7】

       大概沉寂了5秒钟左右吧,那个声音才响了起来。

      “你放心,绝对不是建国后成的精。而且我也知道你们的那些法规法则,没犯过事,不杀人不放火。”

       那是个挺好听的声音,清脆响亮带着些让人放心的沉稳,听起来就像20多岁的青年,第一句甘罗没仔细听,听了这第二句才反应过来。听见对方没什么恶意倒是把刀子放回了盒子里,放松了身子坐在了那把黄梨木躺椅上,调侃了句:“我一直以为古董化形都是那种老人般沧桑的声音,没想到是这种小年轻的声音啊。”

       “那你现在就可以明白我们的声音也是有萝莉正太御姐青年老人之分的,别把我们都当老人看啊!”那个声音听起来有点气鼓鼓的,不自觉地提了几度。

       还挺时尚的,都知道些现在的词汇了,甘罗抿了口茶想着。

【8】

      “那你现在能解释下为什么那个人把你丢在我们店里就走吗?”甘罗倒是不怕古董化形之类的怪事,就是害怕万一这把刀会招来什么东西砸了店,几代人积攒下的东西就得毁大半,到时候绝对会被自己父亲抓去祭祖宗。

       “也不是什么啦……就是太久没化形觉得憋得慌,趁他没在家的时候出来透了口气,结果那人把我当鬼来着,正巧我还在我本体旁边,就以为是我本体招鬼了。因为这事才把我给扔了吧。现在的人真是没大没小的,鬼什么的根本就不会存在的!一点也不相信科学。”

       “你存在就压根不科学了。”甘罗忍不住插了句。

       “我又不是鬼!别把我和鬼相提并论好吗!”

【9】

       让我们理一下思路,现在有个陌生人以为自家东西招鬼于是把这件东西丢在了哑舍,而这件“东西”还有了自己的精魄。

       甘罗表示自己终于撞上了精怪故事所说的事件,有点激动。

       但再怎么激动也是要注意形象的,这时甘罗才想起了一件从古至今但凡遇见精怪总要做的事,他把刀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地上,然后退了几步。

     “你会化形吧,怎么聊了好几句都还没见你化人形?”

     “你怎么盼着我化形啊,就不害怕我长得像牛头马面一样,呲——”那个声音故作惊讶地说,还学那些传说里的妖怪呲了下。

     “不怕啊,你化吧。我背过身。”甘罗站起来转过了身,然后听到那个声音小声嘟囔了句不作声,不一会他感觉背后有阵凉风,不禁颤了下。

     “行了,可以转过身了。”那个声音像是有了实体般从他的后方传来。

       于是甘罗转过了身,他看见一个男人正站在刚才刀子放的地方,深棕色的中长发末梢微曲,着一身浅灰色的深衣,上面绣着的花纹在光的照射下反而渗着些寒意,茶色的眼睛像是有些不适应光线般正微眯着。

【10】

       “满意了吗?我化形了。”那个人笑了起来,显得一股儒雅的气质。

       “初次见面,你可以称呼我为医生。以后还请多关照。”

       “我叫甘罗。可以问下为什么要称呼你为医生吗?”

       “我不知道,但我的心里告诉我我就叫医生。”    

       “那好吧,以后还请多关照,医生。”

——————TBC——————

关于医生的气质问题,在织成裙那一章里有提到过,是很温润尔雅的!日常吹爆医生生!

【赤锁/锁赤】坏了的古董不要扔,修一修放起来,隔壁的馆长都馋哭了

*欸我怎么这么不想填坑啊。

*是时候交下自己第一对吃的CP的党费了。

*大概可能也许会周更的…….吧。

*老板设定普通古董店店长,医生设定古董精魄。

*瞎写的脑洞会有一定ooc请轻喷。

*大概是个恋爱小甜文吧。

——————想去看番的分割线——————

【1】

甘罗,一家普普通通的古董店店主,除了名字和古代那个天才甘罗重名,剩下的没什么特别的。

哦对,人长得倒是挺俊的,一双上挑的丹凤眼在上学时候勾了不少女孩子的注意,情商又高讨得了女孩子们的喜欢,成绩还好,品行兼优。得,别人家的孩子,不用鉴定了。

但就是这么个“别人家的孩子”,长大后被迫继承了他父亲的古董店,没去外面创业发展。

喜闻乐见哈。

【2】

      当甘罗站在那家名叫“哑舍”的古董店门前时,他的心情难以形容。

      从小到大他看见父亲总是坐在看起来就很老的椅子上用看起来就很老的杯子泡着茶在那个看起来就很老的天井里晒太阳,偶尔有个顾客来买上一件的,日子十分悠闲。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也要像他父亲一样悠闲地坐着喝茶就行了,甘罗小心翼翼地往店里的那张紫檀木椅子上坐了下去。把手被磨得光滑,手感很好。

      站起来看了看店里,父亲走之前把里面的物事整理的很好,暂时还不用瞎操心。

      那就先回去?天边的火烧云都快没了,“灯下不观色”他还是知道的。

【3】

      生物钟让甘罗在早晨6点准时起床,洗漱完了换好衣服就沿着小路走到了店里,推开那扇雕花大门轻手轻脚地放好东西对着店里的众多古董道了声早安。

      这声早安他曾经听父亲说了无数遍,几乎每天早上父亲来的时候总会说声。问缘由父亲也只是说,“这是祖上的规矩了,器物也是有精魄的,不给它们打招呼也会郁闷的。”

      他相信这句话,毕竟“哑舍”是家里传了好久的古董店,里面的古董或多或少也会有些灵性,就像那扇雕花大门,除了自家人谁也打不开。

【4】

      店里来了个年轻人,揣着个包裹。

      甘罗皱着眉看他把包裹放在柜台上,上面细小的尘土落了些在柜台。

      “你们这儿收古董吗?”那个年轻人抬起头看向甘罗,眼袋上的黑眼圈清晰可见,眼里布满血丝一看就是熬夜熬了太久。

      “收,但是得看你这是真的还是赝品。”甘罗把包裹拆开,一个看上去很古色古香的木盒子,上面雕了花纹镂了空,手艺挺好,木料闻起来还有股淡淡的香气。

       这木盒不错,可以放点东西。甘罗想着一个败家的想法。

打开木盒,一把小刀,刀身流畅弯出一个优美的弧度。但是……

       “恕我说句难听的,您这小刀看上去就像隔壁一元店卖的水果刀。”甘罗把小刀放了回去抬头看向那个年轻人,然后发现那人早就跑了,东西都不拿。

【5】

       甘罗看着那把小刀不知道该怎么动作,既然对方扔下就跑那这件东西肯定有古怪,改天请个人看看吧。

       那在那之前怎么弄,先当成水果刀用着?甘罗拿起水果刀啊不对是那把小刀在手指上轻轻划了下,划烂了,还留了点血在上面。

       处理了下伤口甘罗又看向那把小刀,上面的血已经擦了但还是留了个淡淡的红印,那看来是不会有人买了,果然还是当水果刀使吧。

       于是甘罗拿了个苹果,举起小刀就要砍了那个苹果!

       “我去你别拿我当水果刀用啊!”

       甘罗愣了下,然后带着些疑问的语气问了句,

       “你是建国前成的精吧?现在不让成精了。”

————TBC————

一句话想补充:不开车怎么分出攻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