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修真可爱,想all他

随缘产粮,自己开心就好。圈名莓子,qq3491612814不常在线。混语c但是是个戏渣。本命cp双花,赤锁,底线是黑塔利亚和《全职高手》还有《哑舍》。张佳乐厨,马修厨,医生厨。
短小本体。
昵称多变请注意
在各个冷圈不断蹦哒。

【双花】花街

我总觉得我的lofter空着不太好,于是把花街也在lofter上发一发。【ni】一篇特别短小的听歌时的脑洞产出,清水一发完,幼儿园文笔注意。

 

 那条长长的街道,望不到头。街上有不少店铺,杂七杂八的卖着各种玩意,你想买什么市面上找不到的旧东西,这条街上的店里也许会有。

    没有人知道这条街是什么时候建的,就算是隔壁的居民区里最老的老人,也只是闭上眼睛想了半天,最后轻轻地张开双眼,“老早以前就有了吧,我也记不清啦,小时候就经常在那条街玩,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那条街还在啊。”然后又闭上双眼,好像在怀念着什么似的,嘴角挂着一抹微笑。

    没有人知道这条街的真正名字,但这条街每一家店铺前都或多或少地种着一簇簇的花,一年四季总会有花盛开着。风吹过这条街道,站在街口的人可以清晰地闻到一股混杂着各种花的香,甜美但清新,没有过分的腻,令人神清气爽。从楼顶垂下来的或是贴着墙壁的藤蔓弯弯曲曲地占着侧面的墙壁,上面开着一簇簇不起眼的小白花,这是每家店铺基本的装饰。也许正是因为这些花花草草,人们习惯地称这条街为“花街”。

花街上有家花店,名字很符合这家店和这条街的氛围——“百花”,听着名字挺少女的,但店主却是个大老爷们,帅倒是帅,就是人长得稍微显得有点凶。有的时候店主不在,就会有个扎马尾的小青年看店,应该是副店主了。副店主头发染成有点深的酒红色,待人挺和气,但有时脾气会有点倔,对于自己看上的花一律不卖给别人,比如店里摆的那一大盆木槿,还有窗台上的那几盆小花,以及架子上的水瓶里载的一束水仙…….那店主倒也不说管管那个小青年,仿佛不在意自己店的盈亏和声望,没制止过小青年把要卖的花给端回来。

你们就可劲儿秀吧。我每次看见店主维护着副店主的不道德行为心里总会吐槽上一句。

花街里的花,开了败,败了又开,虽然一年四季不曾间断。

每次路过花街都会习惯性的往里面瞅一眼那家花店,收获来自花店店主和副店主的一波攻击,痛并快乐着。

有时他们在门口摆着烧烤架子,边撸串边聊着一些杂七杂八的新闻什么的,隔老远都能听到副店主在那笑,哈哈哈哈哈笑得很大声,然后就看见店主敲了副店主一记暴栗,接着副店主就一只手捂着头一只手去锤店主,结果手伸出去就被店主往手里塞了一串鱼豆腐。

啧,世风日下。

有时副店主躺在竹躺椅上晒着太阳看着书,结果没多大会就睡着了,店主看见了,就放下了手里的水壶,轻轻地走出来,把书给拿回了屋,过了一会儿又出来了,手里拿着一条薄毯子,给副店主披身上,还顺手把副店主的小马尾给解了。副店主估计是感觉到了身上披了一条毯子,就特别满足地把头也埋在毯子里,跟只猫似的。

啧,我的眼睛。

有时他们就会一起侍弄那些花花草草,把一盆盆花搬到小院子里摆上几排,然后拿起大剪子喷水壶一顿收拾。他们的小院子里种有一颗樱花树,到了春天就会开出一簇簇粉嫩嫩的樱花。樱花的花期挺短,过上一个多星期,院子里就被樱花花瓣铺上一层。副店主喜欢捡些樱花瓣夹在书里做标本,他去捡的时候,店主就在门口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就突然走近,吓了副店主一大跳。正当副店主准备大声嚷嚷的时候,店主抬手从副店主的头上拈起一朵樱花,皱眉看了看,伸手直接从树上折了一根短的细花枝,插在了副店主的右耳边,然后副店主就一把推开店主跑了出去,耳朵尖红红的。

啧,注意下画风啊两位。

后来我离开了一段时间,再回来时习惯地路过花街往里面瞅上几眼,却只看到了那家花店门上贴的那张白纸,上面大黑字写得清清楚楚。

“暂停营业”

没看到那个有点凶的店主和那个倔强的副店主,瞬间觉得心里有些空荡荡的,花街里的花还在盛开着,一如第一次来到这条街的样子,有风轻轻刮过,带来了花街独有的气息——混杂着各种花的香,甜美而清新。

过了一两个月,那个扎小辫的副店主一个人回来了,他一个人打扫了整个店面带院子,春天早已过去,院里铺了厚厚一层的枯花瓣。打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原来那个店主,只剩下副店主一个人撑着这家花店,记账,照料花,做一大堆琐事……他整天把自己当成个陀螺一样转来转去,没停歇过。很久都没有看见过他躺在竹椅上睡过午觉,也许是没人给他盖上那条薄毛毯了吧。

花街的花一次次的盛开又凋谢,但还是那样,只能看见有花在枯萎,但不会看到花街没有花。

副店主他变得沉稳了起来,不再把自己喜欢的花留在身边,那盆木槿,被一户搬新家的人家买了回去;窗台上的几盆小花,被副店主送给了隔壁居民区的几个爱花的小孩子;那瓶水仙,在店里没人的时候干死了。

他也变得安静了起来,没有再像以前那样哈哈哈哈哈得笑的可大声,最多也只是咧开嘴“呵呵”地笑上几声,更多的时候还是抿着嘴,商业化地微扬起嘴角。

又是一年春天,樱花树上粉嫩的樱花挤满枝头,偶尔被风刮下几朵樱花落在地上。

一个面熟的男人推开了花店的门,却迟迟没进去,就站在那里。

副店主明显是刚睡醒,揉着眼睛迎了出来,正打算开口说今天不营业之类的话,却也一下子愣在了门口。

一朵樱花被风吹到了副店主的发上,那个男人熟练地抬起手拈起了那朵花,轻声说着些什么。

我看到副店主突然笑了起来,然后给了那个男人一拳,那个男人倒也不躲,借力把副店主扯到了怀里。

我向他们走近,经过他们身旁时,我听到副店主说了一声:“欢迎回来。”

花街的花依然盛开着,新绽放的花盖过了枯萎的花。

 

 

 

评论(3)

热度(25)